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极泰来[1/2页]

佛陀托起大日如来法相,把这轮消弭一切异端、净化世间的金色大日,缓缓按了下去。

它是那般的沉重,以致于佛陀的力量,也只是缓慢推动。

它也是那般的可怕,金色的辉芒灼烧着除佛陀之外的任何事物,漆黑法相的形体当即扭曲,如同将被烧熔的玻璃。

构成漆黑法相的力量快速湮灭,它们被金色辉芒净化了。

三五息间,法相崩溃,神殊的不灭之躯暴露在大日轮回之下,佛陀的八双手臂抱住金色烈日,往神殊胸膛一按。

大日轮回法相并没有想象中的势如破竹,它遇到了阻碍。

阻碍它的是半步武神的底蕴,是象征着不灭的特性。

嗤嗤嗤.......金色的大日底部,腾起一阵阵青烟,那是神殊体魄被灼烧、摧毁产生的动静。

当年的神殊就是被大日轮回击败,随后分尸封印,五百年后的今日,命运似乎循环了。

不,这一次神殊的结局不再是被封印,他会被彻底杀死。。

佛陀已非昔日的佛陀,祂已经化道,成为天地规则的一部分。

金莲道长、李妙真、杨恭、寇阳州和伽罗树,眼里难掩绝望,尽管在得知许七安远赴海外时,心底里就有了玉石俱焚的准备。

可当这一刻来临,不甘和无力,依旧充斥了他们胸膛,让这群超凡强者士气跌入谷底。

身后便是雷州百姓,雷州之后,是更多的无辜生灵,身前是陷入死境的半步武神。

无力和绝望主导了他们。

只有一人排除所有情绪干扰,御着飞剑,驾着煊赫无匹的剑光,一头扎入无色结界和不动明王撑起的空间屏障中。

剑尖与空间屏障的碰撞处,燃起刺目的气界,洛玉衡羽衣翻飞,美眸映照着流光溢彩的剑华,她既像是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,又仿似风华绝代的女战神。

掀不起一丝波澜的空间屏障,豁然抖动起来,空间出现涟漪般的褶皱,紧接着,“嘭嘭”连声,空间传来爆响,先是不动明王的空间屏障崩溃,继而无色琉璃领域也化作狂风消散,事物恢复色彩。

这又能怎么样呢,以三位菩萨的战力、速度,根本不可能绕开他们帮助神殊........李妙真等人灰心丧气的想。

三位菩萨同样如此,不过该做的应对还是要有,伽罗树挺身而出,迎上洛玉衡。

人宗剑术杀伐无双,琉璃和广贤都怕被她近身,但伽罗树不怕,相反,是洛玉衡要怕他。

琉璃菩萨扫了一眼阿苏罗等人,一旦他们出手,便立刻带广贤后退,给他制造施展大慈大悲法相,以及大轮回法相的时间。

这两尊法相一出,大奉方一品之下,战力会断崖式下跌。

伽罗树菩萨双掌一合,夹住神威惶惶的飞剑,滋滋.......令人牙酸的声音里,手掌血肉快速消融,他的身躯肌肉抖动,疯狂卸去剑势。

只一剑,便对佛门综合战力最强的菩萨造成不小的伤害。

伽罗树挺身跨步,拉近与洛玉衡的距离,要让这位陆地神仙尝尝被贴身的后果,为她不顾一切的举动付出惨痛代价。

大地猛的升起,于洛玉衡身前竖起一道厚厚的盾牌,下一刻,土盾砰的裂开,伽罗树的拳头贯穿洛玉衡的胸膛,淡金色的鲜血从身后喷涌如泉。

异变突生,洛玉衡身下的影子里,钻出一条又一条毛茸茸的狐尾。

没有一点点的征兆,没有任何气息波动,狐尾分成两拨,缠向广贤和琉璃菩萨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,打了三位菩萨一个措手不及,李妙真等人错愕茫然,居然还有帮手?

旋即,看清毛茸茸的狐尾后,尘封的记忆复苏了,所有人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了相应人物,不,妖物——九尾天狐!

九尾天狐早就返回九州了,之所以隐忍不出,是孙玄机的意思。

利用传送阵返回司天监的她,见到了守在门外的袁护法,袁护法代替“哑巴”师兄把计划转告九尾天狐。

计划内容非常简单,由孙玄机替她和暗蛊部首领屏蔽天机,而后,他传音洛玉衡,让暗影部首领带着九尾天狐藏身于洛玉衡的影子里。

这个时候,知道影子和九尾天狐存在的,只有孙玄机和洛玉衡,没有违背“屏蔽天机”的限制。

而之所以选择用让影子来承担这个中转站,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足够隐蔽,屏蔽天机虽能掩盖气息,但不管是儒家的“传送”,还是术士的传送,都会伴随能量波动。

难以瞒过三位菩萨。

可只要“影子”提前藏在洛玉衡的影子里,再有天机屏蔽之术掩盖气息,只要不是针对有危机预感的伽罗树,以及掌控行者法相的琉璃菩萨,就能达到奇袭的效果。

“咯咯咯.......”

伴随着八条尾巴的出现,银铃般的笑声响起,魔音靡靡,震荡心神,众超凡眼前仿佛出现幻觉,头晕眼花。

万法不侵的洛玉衡檀口微张,喷出两道剑气,伽罗树眼前一黑,血水从眼眶滑落,沿着脸颊滴落。

另一边,尚有一丝清醒的琉璃菩萨,本能的施展行者法相,躲过狐尾的缠绕。

广贤菩萨则召出大慈大悲法相,并抽身后退,但他的速度无法与琉璃相提并论,瞬间被四条看似毛绒可爱,实则能断江裂山的狐尾缠住。

天空洒下金色佛光。

机会转瞬即逝.........

杨恭突然跨前一步,朗声道:

“广贤不得施展大慈大悲法相!”

这句话念完,他仰天喷出一口血雾,直挺挺的后仰倒地,杨恭的元神也在法术反噬中消亡。

金莲道长和李妙真同时伸手,各自捞起一缕残魂,纳入体内。

道门超凡自有手段温养元神。

三品的言出法随不可能真的限制住一品,天地间的梵音突然一滞,天空虽有金光洒下,但大慈大悲法相却没能及时凝聚。

还是受了影响。

洛玉衡脚下的阴影冲天而起,豁然膨胀,化作一块遮天蔽日的阴影,把天空洒下的金光挡住。

失去了影子的维持,银发妖姬从阴影里弹出。

见状,琉璃菩萨立刻回援,她的身影不停的出现在广贤菩萨周围,让那片区域的色彩尽数消退。

但无色领域根本困不住迈入一品境的九尾狐。

剩余四条尾巴狠狠拍打地面,轰隆地震中,无色琉璃领域破碎。

一品境的神魔后裔,气力并不输武夫。

噔噔噔.......阿苏罗携带着漆黑法相,挥出打爆空气的直拳,正中伽罗树面门,打的他一个趔趄。

另一边,刀气翻滚,一道道斩灭万物的刀光化作旋涡,冲击伽罗树的金身,爆起刺目火星。

寇师父配合阿苏罗出击,怒刮佛门菩萨,为洛玉衡化解危机。

九尾天狐双脚扎入地面,柳眉倒竖,咬牙切齿的笑道:

“老家伙,本国主送你轮回!”

小腰一拧,狐尾骤然崩直,广贤菩萨脸色狰狞,竭力抵抗磅礴的拉扯力,并召唤出大轮回法相。

“咔擦......”

转盘刚一浮现,便立刻旋转,刻在轮盘上的“人”与“妖”二字亮起。

但这只是垂死挣扎罢了,大轮回法相虽能有效削弱敌人的战力,却并不能改变眼下的困局。

少年僧人形象的广贤肉身四分五裂,刚凝聚的大轮回法相旋即消散。

一抹淡金色的光芒从残肢中飞起,隐约是少年僧人形象。

这是广贤的元神。

洛玉衡、金莲、李妙真三位道门超凡,同时探出手掌,奋力一握!

少年僧人的“身躯”在空中扭曲,他发出无声的,愤怒的嘶吼,似乎不甘心就这般殒落,下一秒,元神炸成散碎的流光。

魂飞魄散。

药师法相也救不回彻底消散的生命。

这个时候,四分五裂的肉身还在蠕动,试图重聚。

到了一品境界,即使不是武夫体系,生命力也早已超越凡人,血肉拥有强大的活性。

但广贤已经彻底殒落,肉身的活性不过是垂死挣扎。

至此,死局打开一道突破口。

在众人合力围杀广贤菩萨之际,金莲道长轻轻吐出一口气,侧头看向李妙真,怅然笑道:

“该我了。”

李妙真眼眶瞬间红了。

这位心机深沉,擅长谋划的老道士笑着说:

“地宗修的是功德,为天地献身,为九州生灵赴死,是最好的归宿。贫道虽然惜命,但也不惧一死。

“妙真,地宗就交给你了。”

他把一团微弱的光芒交给李妙真,说道:

“我时常想,当年要不是魔念作祟,蛊惑贞德修道,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事,贫道一念之差,万千生灵因我而死。

“善恶有报,因果循环,今日为天下而死,贫道甚慰!”

李妙真泪水夺眶而出,她没有想到,这位心机深沉精于谋算的前辈,竟然一直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。

金莲道长御剑而起,身化流光,冲向远方的战场。

天地间,传来洪亮而沧桑的歌声:

“福祸无门,惟人自召,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

“所谓善,人皆敬之,福禄随之,众邪远之,天道佑之;所谓恶,人皆恶之,吉庆避之,刑祸随之,天道罚之。”

大日轮回法相霸道刚烈,光辉照射之处,万事万物无所依存,佛光普照之下,唯佛能行走。

面对地宗道首自杀式的袭击,佛陀要么掐灭大日轮回法相,要么维持现状。

不管是哪个选择,金莲道长的目标都达到了。

金莲道长的身形在大日轮回之下,寸寸消融,化为飞灰。

生于天地,成于功德。

死于功德,还于天地。

百年道行一朝散!

原本晴空万里的苍穹,瞬间布满阴云,可怕的气息从天而降,一道道雷霆在云层中酝酿。

天地震怒!

天劫的气息铺天盖地,比洛玉衡渡劫时,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洛玉衡,伽罗树,琉璃,阿苏罗,强大如他们这样的一品超凡,此刻也寒毛直竖,内心恐惧炸开,在天劫面前升不起反抗的涌起。

这是天地规则对凡间生灵的压制,随之而来的恐惧情绪,非单纯的修为能消除。

“轰!”

炽白色的雷柱降下,劈入如海般浩瀚的“泥潭”,血肉物质没有溅射,而是无声无息的湮灭。

轰轰轰.......一道又一道的雷霆降下,频率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,到最后,远方已成一片雷海,看不清景物。

血肉物质组成的“大海”,在天劫之中急剧消亡,露出斑驳大地。

如果是在西域,祂能一念间化解天劫,因为祂就是“天”,但雷州还不是祂的地盘,就算是超品,也得接受天道反噬,承受天劫。

天劫当然杀不死佛陀,但如此强大而密集的天罚,杀伤力绝对胜过一位半步武神,有了这位“同伴”相助,神殊足以化解此刻危机。

金色大日骤然黯淡,佛陀的压制力量也随之减弱,祂需要分出部分力量去对抗天劫。

“轰!”

巨响声里,神殊冲开佛陀法相的压制,在一道道雷柱间狂奔,他没有躲避,但天劫却完美的避开了这位半步武神。

周围的暗红色血肉物质疯狂的追击,试图拖延他的步伐,裹住他的双腿,可从天而降的天劫把它们击溃、湮灭。

这里面包括施展行者法相的佛陀“本尊”。

..........

许七安目光追随着监正消散的身影,看着他随风飘向远方。

这位半步武神眼里最后的色彩,仿佛也随着监正的离开而消失,他脸上闪过难以描述的情绪,脸颊肌肉缓缓抽动,而后底下了头,没让蛊神和荒看到自己的表情。

“所以,刚才你也在耍我。”

荒忍不住看一眼蛊神,发出责怪的询问。

蛊神淡淡道:

“只是在拖延时间,你那么容易被他蛊惑,动摇心志是我没想到的。后续的发展,已经超出了我的掌控。

“就差那么一点,如果他早一步成功,或许现在面临绝境的是我们。”

说到这里,祂清亮睿智的眼睛凝视着垂首而立的许七安:

“不得不承认,你是个很可怕的对手,在我见过的人族里,你虽然排不进前三,但排第四足以,比佛陀的另一面,神殊,要强一些。”

许七安左手刀,右手剑,依旧低着头。

他静静听完蛊神的话,不掺杂感情的问道:

“我是比不过儒圣,但另外两个是谁?”

蛊神不疾不徐的回答道:

“佛陀是道尊的人宗之身,巫神是远古时期便存在的人族。”

说话间,祂分别对许七安、浮屠宝塔、镇国剑施加了蒙蔽。

横陈在地的独角回归了荒的头顶,六根独角气旋膨胀,融合为一,化作吞噬万物的黑洞。

撞向许七安。

呼........气旋卷住他,拽向黑洞中央,一股股生命精华朝着黑洞蜂拥而去。

这位半步武神没有反抗,他似乎放弃了反抗,接受命运。

“你把祂们和儒圣相提并论,是对儒圣的侮辱,把祂们列在我面前,是对我的侮辱。”他抬起了头,脸色已然平静,只是眼眸深处,残留着浓郁的哀伤和失落。

下一刻,这些哀伤也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战意。

气血如泄洪般流逝,但更强大的生机也在体内复苏,深藏在血肉中的不死树灵蕴,开始源源不断的输送生机,修复伤势。

许七安的气息非但没有降低,反而节节攀升。

绝境之人退无可退!

“玉碎”是许七安的道,是一位半步武神的道。

只有处于必死之境,他才能契合自己的道,真正发挥玉碎的力量。

大奉打更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