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三个月[1/2页]

【一:你这么快就去找巫神教清算了?巫神状况如何,你有没有受伤?】

涉及到政治问题,怀庆反应比其他人都快,率先回复。

另外,她对半步武神的强大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,只觉得许七安的行为过于冲动,没有唤上其他超凡,乃至神殊帮忙,就贸然去找巫神教的麻烦。

【七:反正半步武神皮糙肉厚死不了。】

前天抵达南疆后,没有随夜姬返回京城,打算在妖族领地里小住几日的李灵素率先回答。

他是万妖国的贵客,妖族好酒好肉的招待,还有美丽的狐女献上歌舞,圣子喝到兴头上,还会下场与狐女们载歌载舞。

最重要的是,尽管玩的欢乐,他的腰子却不会有任何负担,因为身为贵客的他拥有足够的主动权。

狐女们当然想侍寝啊,但李灵素严厉拒绝了。

大家玩归玩,可别想着睡我。

这要是在家里就不一样了,红颜知己的垂涎他美色,早动手动脚了。

总而言之,在南疆既能醉生梦死,又不用扶墙而走,美哉。。

【二:死了最好!】

李妙真愤愤不平的诅咒了一句。

她万里迢迢从海外归来,正打算明早寻许宁宴的晦气,结果他去了靖山城?

妙真脾气挺大啊,嗯,回头也写份“友情信”给你.........许七安心说,他以指代笔,传书道:

【我打下整个东北三国了,陛下,你近日便可派人接管巫神教地盘。】

遥远的京城,寝宫里,怀庆猛的翻身坐起,怔怔的盯着玉石小镜的镜面。

打下来了?!

这就打下来了?

自古以来,巫神教雄踞东北,历史比大奉更久远,超品坐镇,骑兵无双,与北境妖蛮一样,是大奉的心头之患。

结果一夜之间,巫神教不复存在了?

【一:怎么回事,不应该啊,巫神没有庇佑巫神教?】

许七安便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公布在地书聊天群里。

他没有去分析巫神庇佑巫师后会引发的局势变化,以及大奉在其中会取得什么好处,因为许七安相信,天地会成员里,除了丽娜,其他人智商都在基准线以上。

不需要他解释。

他只解释了一点,那就是关于巫神庇佑巫师,把他们收入体内的操作。

【三:超品似乎都要容纳自身体系修士的手段,解救神殊头颅时,三位菩萨就曾融入到佛陀身躯里。】

【九:巫神教是被你逼到弃车保帅了。】

金莲道长跳出来点评了一句。

【八:巫神的封印如何了?】

阿苏罗传书询问。

许七安手腕上的大眼珠子亮起,他出现在祭台上,出现在儒圣雕塑和巫神雕塑的中间。

头戴荆棘王冠的雕塑,双眼缓缓升腾起黑雾,不掺杂感情的凝视着他。

看什么看,你又干不掉我.........许七安没搭理巫神的注视,审视着儒圣雕塑。

这位人族最短命,但贡献最大的超品雕塑,已经布满蛛网般的裂痕,仿佛风一吹就会崩散成粉末。

【三:最多三个月,儒圣封印就会消散。】

大劫来临的时日未变,年底!

三个月.......天地会成员心里一沉,危机感和焦虑感再次翻涌而上。

之前他们并不知道大劫的真相,心里尚存一丝侥幸,想着即使真的无力回天,以他们超凡境的能力,亦有退路。

九州待不下去,就出海。

天大地大,何处去不得?

可如今知道,超品的目标是取代天道,成为九州世界的意志,那这就不同了。

他们这些大奉的余孽,恐怕不管逃到哪里,都死路一条。

天地再大,也没容身之处。

【九:大劫度不过去,天下生灵都将灰飞烟灭。】

【六:阿弥陀佛,众生皆苦。】

而修功德的金莲道长、李妙真,以及慈悲为怀的恒远大师,想的则不是自身安危,而是苍生的存亡。

金莲、恒远和妙真是最危险的,他们会做出以身应劫的操作........不,我不能给他们插旗,罪过罪过.........许七安连忙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驱散。

其他成员里,像圣子,楚元缜,阿苏罗等,要么比较理智,要么缺乏为苍生献身的觉悟。

【七:真到了大势不可回的地步,许宁宴肯定会死吧。】

这时候,圣子在群里感慨了一声。

一时间无人开口。

啊,原来他们也在心里给我插旗了........许七安传书道:

【我在巫神教遇到了一位故人,圣子,是你的红颜知己东方婉清。】

【四:恭喜圣子。】

楚元缜连忙站出来发声,缓解压抑的气氛。

【二:恭喜师哥。】

【八:恭喜!】

【九:恭喜!】

其他成员纷纷道贺。

遥远的南疆,李灵素表情缓缓僵硬,堂内翩翩起舞的狐女瞬间不香了。

让我休息一下吧,营养快跟不上了,可恶的许宁宴........李灵素心里嘀咕,传书问道:

【蓉姐随着众巫师融入了巫神体内?】

嘴上吐槽,但心里还是惦记着自己女人的。

【三:嗯!】

许七安言简意赅的回复。

结束群聊,许七安空间传送来到东方婉清身边。

后者娇躯紧绷,如临大敌。

“随我回京吧,李灵素在京城等你。”许七安看着她,淡淡道:

“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回东海郡。”

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很平静,甚至称得上冷漠,东方婉清反而松了口气。

因为她意识到,在这位传奇人物面前,自己和一只爬虫没有区别,如果对方想杀自己,她不会活到现在,更不会与自己交谈。

他是看在李郎的情分上没有为难我.........东方婉清躬身行礼:

“多谢许银锣。”

..........

皇宫,御书房。

王贞文身穿绯色官服,头戴官帽,脸色凝重的登上台阶,走向御书房。

他身侧,是一身藏青色华美长袍的魏渊,鬓角霜白,容貌清俊。

昨日散会后,王贞文只在家中小憩了一个时辰,便投入了繁重的公务之中。

但王贞文的精神依旧抖擞,到了他这个品级,家里储备着不少司天监的灵丹妙药,只要不是大限将至的那种病,基本不用担心身体状况。

王贞文已经挺过一次生死关,司天监的术士说,大难不死,他至少十年内不必担心身体。

深夜传召,必定又发生大事了........王贞文表情凝重,只求事情不算太糟糕。

大奉打更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