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战场[1/2页]

那双眼睛巨大无比,没有睫毛,遍布血丝,不带感情的盯着众人。

接着,地面裂开一道道缝隙,每一个缝隙都是一只眼睛,它们有的如常人眼睛大小,有的大如车轮、水缸、水潭,没有固定的规模。

但有一点是同样的,那就是的眼神比远古凶手的注视更加可怕,更加让人胆战心惊。

远处那座山脉上的眼睛,眼珠子突然‘骨碌’一转,盯上了度厄,旋即,所有的眼睛都盯上度厄。

紧接着,无数颗瞳仁剧烈颤抖起来。

气运再次示警,度厄心里冒气寒意,凉透骨子的寒意,他首先感觉到的不是恐惧,而是卑微。

自身的卑微。

而对方仿佛天地意志所化,光是注视,就让度厄忍不住要跪倒在地,臣服与天地意志。

这种感觉是直面菩萨都不曾有过的。

不只是他,远处的楚元缜、李妙真、金莲道长和孙玄机,同样有这种感受。。

恢弘、浩大、威严........这些都不足以形容那些眼睛,那个存在。

如果非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词,那就是“天”!

每个人心里都油然而生一种卑微。

生而为人的卑微。

踏入超凡后,他们从未有过这种体验,即使金莲道长当初面对洛玉衡的天劫,都不曾有过这种感受。

“走!”

度厄刚喊完,扭头发现身边就只剩恒远了,阿苏罗早已逃之夭夭。

........度厄不做犹豫,九瓣莲台佛光一荡,推动着他如同金光般电射而去。

恒远大师紧随其后。

“大乘佛法,大乘佛法........”

身后传来恐怖的嘶吼声。

更远处警惕观望的李妙真等人,看见那片平原活了过来,地面如海浪般涌起,化作一道道数百丈高、遮天蔽日的土墙,朝着度厄罗汉和恒远拍去。

当这道巨浪追击出数里之外,土块狂沙‘簌簌’散落,露出它的本来面目,那是暗红色的血肉,铺天盖地,宛如海浪的血肉。

卑微的感觉消失了。

尽管对方依旧可怕,强的让人战栗,让人恐惧,但生而为人的那股卑微,在众人心里消失了。

暗红色的血肉凝成一只遮天蔽日的巨手,这只巨大的手掌刚一出现,便突破空间的距离,笼罩在度厄、阿苏罗和恒远头顶。

行者法相?度厄心里大凛。

三人御风不停,头顶各自浮现出二品杀贼果位,七彩绚丽的光芒交相辉映,试图硬抗抓摄。

李妙真和金莲道长同时伸出手,疯狂的给三人添加福运。

千钧一发之际,那只巨手崩溃了。

组成它的血肉物质仿佛失去了力量,霍然坍塌,砸落在地,霎时间,宛如山倾一般,地面剧震,扬起尘埃。

阿苏罗、度厄和恒远,死里逃生,仍然不敢停止,直到返回李妙真等人身边,才敢转身回望。

那些暗红色的血肉物质,此刻正缓缓融入地里,直到消失。

“吓死老子了。”

阿苏罗摸了摸大光头。

度厄罗汉和恒远虽然没说话,但看表情和眼神,内心大概和阿苏罗是一个意思。

“本座上次靠近时,祂未曾伤我.......”

度厄沉吟片刻,道:

“方才气运示警,祂想吞了我,夺回气运。”

众人心里一团乱麻,闪过各种各样的疑问,金莲道长说道:

“此事容后再说,先离开西域,返回雷州,等神殊大师过来。”

返回雷州地界后,一行人在某个无人的山头落下,于一株古松下盘坐。

额前一缕白发的状元郎楚元缜,率先打开话题,道:

“那个,是佛陀?”

橘猫道长和度厄罗汉等人颔首。

恒远大师双手合十,眉头皱起川字纹,脸色凝重:

“为何佛陀会变成这般模样?”

无人回答。

身躯化作山川河流,闻所未闻,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。

金莲道长看向度厄罗汉,道:

“大师说,祂要吞噬你,夺回气运?”

度厄罗汉点头。

金莲道长缓缓颔首,发表自己的看法:

“尽管没敢越过祂深入西域,但度厄罗汉说的多半不假。”

他指的是佛陀吞噬西域生灵,变成山河城邦的事。

李妙真蹙眉道:

“可我们来的时候,确实见到不少活人,并未被佛陀吞噬。祂没道理只吞一半........”

她还没说完,阿苏罗就抢过话题,声音低沉,富有男子磁性:

大奉打更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