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讨厌[1/2页]

观星楼,八卦台。

白衣、白发、白胡子的监正坐在案前,手里捻着一杯酒,无声的眺望京城西北方向。

左边还有一张桌案,案上摆满了美味佳肴,案前坐着鹅蛋脸大眼睛,五官精致,甜美暗藏的褚采薇。

她一边吃东西,一边喋喋不休的说话:“师父,我什么时候能踏入六品,成为炼金术师啊。”

监正笑着回答:“你什么时候不顾着吃,肯安心修行,时机就到了。”

褚采薇为难道:“那这辈子都不太可能了呀。”

她咽下食物,继续叨叨:“对了,那假银很容易燃烧,且丢水里就爆炸,根本无法保存嘛。这样不好向皇帝交差。”

监正大人轻声道:“皇帝老儿吃饱了撑着,让他滚犊子就是。”

褚采薇吐了吐小舌尖:“徒儿可不敢说这话,您自己去。”

监正笑容和蔼。

“师父,四师兄都快魔怔了,您也不管管。没事总往城外跑,说什么炼金术奥义的大门已经朝他敞开了。”

“.....”

“师父,我觉得许七安这个小快手挺不错,咱就不能把他收到司天监?哦,您不知道他是谁,就是破了税银案那人....”

“....”

“师父,什么是嫁接啊。”

监正叹了口气:“采薇啊。”

“师父你说。”

“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吗。”

“哦。”

几秒后...

“师父,你怎么老是往那边看。”

“采薇啊,师父有些遗憾。”

“师父你说。”

“师父怎么就不会儒家的禁言术呢。”

“嘻嘻....”褚采薇脸上得意的表情刚浮现,忽然发现案上的食物在刹那间腐败,散发出难闻的馊味。

她小嘴一瘪,要哭的表情,心疼的无法呼吸:“师父,我错了。你快变回来。”

监正依旧眺望西北方向,笑呵呵的说:“师父就再教你一个道理,在炼金术的领域里,绝大部分转换都是不可逆的。”

褚采薇一边抹眼泪,一边哭唧唧的走人,“我再也不来陪你这个糟老头子了。”

......

竹林边的雅阁,院长赵守沉声道:“此地三十丈内禁止靠近。”

说话的同时,他挥了挥袖子,清气膨胀,将雅阁方圆三十丈笼罩。

做完这些,他回身,看着被召集过来的三位大儒。

李慕白手里捧着茶杯,脸色严肃,“询问过了,当时并没有学生在亚圣学宫附近,也没无法得知有谁进入其中。

“石碑上的字迹,不属于书院任何一位学子。能写出这么丑的字,我不认为是我们学院教出来的。”

说到这里,李慕白有些心虚,倘若不是学院的学子,今天又在学院内的,除了那个便宜弟子,还有谁?

“笃笃...”

这时候,张慎敲了敲桌面,这位大儒收起了所有的玩世不恭,面无表情的反驳挚友:

“字迹是可以伪装的,丑陋的字更是如此。”

陈泰忽然问道:“那么,伪装字迹的理由是什么?那块碑竖在那里十几年了,学院里的师生都尝试过,都乐意当这个英雄。没理由伪装字迹。

“而且,当时许辞旧和许宁宴兄弟俩恰好在游山。”

三位大儒讨论完,很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李慕白喝了口杯里的茶水,喟叹道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....

“惭愧啊,我这些年早已断了仕途的念头,一心只想流芳百世,在青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。”

“纯靖兄高风亮节。”张慎竖起大拇指,表扬一番,接着说:“劝学诗就交给我来指导吧。”

大奉打更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