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捣蛋鬼[1/2页]

“知道破案的流程是什么吗?”许七安从自己拿手的话题入门:

“观察现场,收集线索,然后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一点点解开谜题,获取案件真相。”

摇曳的烛光映亮许二叔一脸懵逼的表情。

许二郎皱眉沉思。

许七安侃侃而谈:“咱们要思考的不是怎么算计周立,而是去观察周立,收集信息,然后汇总起来,大胆的制定计划,再小心翼翼的推敲过程,来判断计划的可行性。”

一番话说得条理清晰,思路严谨,让许二郎无言以对,并在心里认同大哥的想法是正确的。

原来宁宴也是个足智多谋办事靠谱的孩子....许平志甚是欣慰,他以前还担心侄儿性格太倔,死认理,将来会吃亏。

见两人都没有反驳,许七安接着说:“辞旧,你有举人功名,能接触到士林学子,了解一些官场的信息。你去搜集周立的情报,事无巨细,不要错漏。”

“二叔,周府在内城,御刀卫平日里负责内外城的夜巡,你负责监视周府的动静,不要你自己来做,找值得信任的心腹去盯着。”

“周立一天里去了什么地方,做了什么事,接触了什么人,我都要知道。”

父子俩点了点头,忽然想到了什么,盯着许七安:“那你呢?”

许七安神秘一笑:“我要为许府谋一条后路,辞旧,晚点我们再商量细节,顺便向你打听一些事。今晚,我就在你屋里留宿了。”

......

滴答,滴答....

水漏的声音响在寂静的房间。

“大哥,你睡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哦。”

......

“大哥,你睡了吗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哦。”

......

“大哥,你顶到我了....”

许七安大吃一惊,又听许新年说:“收一收你的肘子。”

“哦哦...”

又是一阵沉默,听着彼此的呼吸声,许七安问道:“你是不是睡不着。”

许新年“嗯”了一声:“不是很适应。”

我也是....许七安感慨道:“咱们多久没有同塌而睡了。”

许新年想了想,回答:“十岁之后,自从你每年习武花费一百两,和我娘关系闹僵之后,咱们也跟着生疏了。”

我还以为你会傲娇的来一句:我们从没有同塌而眠过.....现在咱们还能睡一起,玲月妹子就永远没可能了....脑海里闪过原主幼时的记忆,许七安感叹道:

“其实不怪婶婶,御刀卫的差事捞不到什么油水,二叔费尽心力加上俸禄,一年也才两百多两银子。一半都喂给了我。另一半才是你们的开销,婶婶心里有怨气是难免的。”

许新年岔开话题:“这次危机如果度不过去,许家可能就真的完了。”

周侍郎如果倒不了,京察过后,就是许府灾难降临之时。

“我会安排好后路的,大不了京察之后,我们全家离开京城,我和二叔身手好,到哪都不愁没生路。”许七安惋惜道:

“只是二郎你苦读十年,才考中举人的。”

许新年“呵”了一声,“功名利禄过眼云烟,我是读书人,读的是圣贤书,修的是圣贤道。岂会在乎区区功名。”

许七安深表赞同的说:“天不生我许新年,大奉万古如长夜。”

友谊的小船翻了,许新年呼吸急促了一下,忽然一卷身,卷走被褥,一声不吭的装睡。

“喂,辞旧,把被子分我一些,寒冬腊月的,就算大哥是炼精境,也很难受的。”

许辞旧蜷着身子,裹紧被褥,不搭理他。

....

许玲月闺房,昨夜熊熊的炭火已经熄灭,房间里弥漫的二氧化碳让空气显得沉闷。

敞开一道缝隙的窗户,为闺房输送新鲜空气。

许玲月白瓷般绝美的脸庞上,小刷子似的睫毛颤了颤,睁眼醒来,望着头顶的床幕呆了片刻,几秒后,茫然的眸子恢复神采,支撑着身子坐起。

她慵懒的舒展懒腰,厚厚的棉被滑落,淡薄的白色里衣包裹着少女的娇躯,胸脯鼓胀胀的。

白皙的脖颈有着优美的弧线,蓬松凌乱的秀发衬托着精致俏丽的容颜。

许玲月青葱小手掩住红润小嘴,打了个哈欠。

大奉打更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