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个道理[2/2页]

五个扈从不但是练家子,还学过合击技巧,配合的天衣无缝。

两名扈从联手袭来,同时刺出匕首,许七安抬手抓住两人的手腕,正要反击,忽见两人朝左右分开,那名救下公子哥的扈从腾空飞起,凶猛的膝撞。

许七安不得不收回手,交叉与胸前。

砰!

坚挺的膝盖骨砸在手臂上,火辣辣的疼。

剩下的两名扈从侧面包夹,一人匕首落空,另一人在许七安腰部化出鲜血淋漓的口子。

“挑断他手脚筋,废了他。”锦衣公子狞声道。

许七安瞥了他一眼,不作声,脑海里分析着局面。

都是炼精境界,但不是巅峰,单打独斗我能把任何一人狗脑子打出来,可他们学过合击术....

匕首再次攻来,许七安以上辈子学的格斗术招架,假装渐渐体力不支。

武夫炼精境巅峰,体力源源不绝,等闲不会脱力了。但他不能让人家摸清底细,否则没有机会。

见扈从迟迟拿不下许七安,锦衣公子皱了皱眉,站在远处,冷嘲热讽:“姓许的,下跪磕头,喊两声爷爷,本公子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许七安高声回应:“爷爷,太奶奶的滋味真不错。”

没激怒许七安,反而自己被激怒,锦衣公子厉声道:“杀了他。”

砰!

与最强的那名扈从拳对拳后,许七安假装不敌,踉跄后退。

另外四名扈从瞅见机会,合围而来。

就在这时,许七安脚下的青砖开裂,腿部肌肉把裤管撑的鼓胀,他箭矢般的疾冲出去,撞的左侧扈从口吐鲜血,胸骨折断。

扈从们没料到他隐藏了实力,猝不及防,让他挣脱了重围。

许七安没逃,直奔锦衣公子哥,在对方惊恐的脸色中,掐住他的脖子,狠狠一拳打在小腹。

锦衣公子身躯骤躬成皮皮虾,嘴里喷出秽物。

许七安面不改色的又捶了几拳,捶的锦衣公子抱着肚子,跪倒在地。

心里那股子邪火才稍稍退去,没有继续施暴,扭头朝着救援过来的扈从喝道:“原地别动,不然我杀了他。”

扈从投鼠忌器,果然不动了。

“好,好的很....”锦衣公子哥抬起头,脸色怨毒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砰!

许七安一脚把他的脸踩在秽物上,脚掌无声发力,疼的锦衣公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“那我也教公子一个道理。”许七安脸色阴沉:“匹夫也有怒火,而匹夫一怒,血溅五步。”

双方对峙了片刻,一群穿玄色制服,要配朴刀的捕快,带着十几名白役赶过来了。

为首的正是王捕头。

小老弟被人揍了,王捕头本来是很生气的,看到公子哥的锦衣后,脸色僵了僵,目光一闪,又恢复了怒容:

“何人胆大包天,敢在长乐县辖区当街斗殴。”

见同僚们已经抽出朴刀,把扈从们包围,许七安这才松开锦衣公子哥。

锦衣公子戟指怒喝:“给我抓起来,本公子要将他千刀万剐。”

王捕头假装听不到,骂骂咧咧:“混账东西,统统带走。”

不管锦衣公子怎么表明身份,他就是一脸“老子没文化,卧槽行天下”的粗坯姿态。

大概是觉得这个捕快实在没见识和脑子,锦衣公子不闹了,在衙役们的押送下,向长乐县衙门走去。

王捕头落后几步,到许七安身边:“兄弟,闯大祸了,那王八犊子身份不简单。你想好怎么解决没?”

老王眼力毒辣。

我刘建明没有选择.....许七安低声道:“通知我二叔了吗。”

边走边说,不多时,县衙到了。

PS:求月票。

大奉打更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