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牢狱之灾[1/2页]

大奉京兆府,监牢。

许七安幽幽醒来,嗅到了空气中潮湿的腐臭味,令人轻微的不适,胃酸翻涌。

这扑面而来的臭味是怎么回事,家里的二哈又跑床上拉屎来了....根据熏人程度,怕不是在我头顶拉的....

许七安家里养了一条狗,品种哈士奇,俗称二哈。

北漂了十年,孤孤单单的,这人啊,寂寞久了,难免会想养条狗里慰藉和消遣....不是肉体上。

睁开眼,看了下周遭,许七安懵了一下。

石块垒砌的墙壁,三个碗口大的方块窗,他躺在冰凉的破烂草席上,阳光透过方块窗照射在他胸口,光束中尘糜浮动。

我在哪?

许七安在怀疑人生般的迷茫中沉思片刻,然后他真的怀疑人生了。

我穿越了....

狂潮般的记忆汹涌而来,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,强势插入大脑,并快速流动。

许七安,字宁宴,大奉王朝京兆府下辖长乐县衙的一名捕快。月俸二两银子一石米。

父亲是老卒,死于十九年前的‘山海战役’,随后,母亲也因病去世......想到这里,许七安稍稍有些欣慰。

众所周知,父母双亡的人都不简单。

“没想到重活了,还是逃不掉当警察的宿命?”许七安有些牙疼。

他前世是警校毕业,成功进入体制,捧起了金饭碗。

可是,许七安虽然走了父母替他选择的道路,他的心却不在人民公仆这个职业上。

他喜欢无拘无束,喜欢自由,喜欢纸醉金迷,喜欢季羡林在日记本里的一句话:——

于是悍然辞职,下海经商。

“可我为什么会在监狱里?”

他努力消化着记忆,很快就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。

许七安自幼被二叔养大,因为常年习武,每年要吃掉一百多两银子,因此被婶婶不喜。

18岁修炼到炼精巅峰后,便停滞不前,迫于婶婶的压力,他搬离许宅独自居住。

通过叔叔的关系,在衙门里混了个捕快的差事,原本日子过的不错,谁想到.....

三天前,那位在御刀卫当差的七品绿袍二叔,护送一批税银到户部,途中出了意外,税银丢失。

整整十五万两白银。

朝野震动,圣上勃然大怒,亲自下令,许平志于五日后斩首,三族亲属连坐,男丁发配边疆,女眷送入教坊司。

作为许平志的亲侄儿,他被解除了捕快职务,打入京兆府大牢。

两天!

再有两天时间,他就要被流放到凄苦荒凉的边陲之地,在劳碌中度过下半辈子。

“开局就是地狱模式啊....”许七安脊背发凉,心跟着凉了半截。

这个世界处在封建王朝统治的状态,没有人权的,边陲是什么地方?

荒凉,气候恶劣,大部分被发配边境的犯人,都活不过十年。而更多的人,还没到边陲就因为各种意外、疾病,死于途中。

想到这里,许七安头皮一炸,寒意森森。

“系统?”

沉默了片刻,寂静的监牢里响起许七安的试探声。

系统不搭理他。

“系统....系统爸爸,你出来啊。”许七安声音透着急切。

寂静无声。

没有系统,竟然没有系统!

这意味着他几乎没办法改变现状,两天后,他就要戴上镣铐和枷锁,被送往边陲,以他的体魄,应该不会死于途中。

但这并不是好处,在充当工具人的生涯里被压榨劳动力,最后死去.....

太可怕,太可怕了!

许七安对穿越古代这件事的美好幻想,如泡沫般破碎,有的只有焦虑和恐惧。

“我必须想办法自救,我不能就这样狗带。”

大奉打更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