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章 唯有取之天寿[1/2页]

大殿内此刻寂静得只有砰砰砰的磕头声响起,皇帝看着已磕头见血的马顺德,没什么表情冷声:“行了,滚到一边去!”

“以后朕不说,你这奴婢,不许翻动朕的折子和文书!”

“奴婢谢恩!”马顺德这才松了口气,忙爬起来远一些侍立,脑门上全是血,也顾不上,只有劫后余生之感。

而老皇帝闭上了眼,似乎是静慑,众人都不敢言声,只用余光悄悄打量着皇帝。

不得不说,今年以来,皇帝越发瘦,满脸都是皱纹,显是真的老了,而皇帝却不理会这些,喉结动了一下,已经昏昏欲睡,可又睡不着,恍惚之间,皇帝似乎站起来要散个步散散心,于是就下榻,出了门,却不似宫内,恍惚回了当年自己的王府。

非常熟悉的园林,沿着走廊折过假山池塘,就远远听见有人念书,声音也很熟悉。

靠近一看,就看见了太子,太子十五六岁,已长的目似点漆,正在读书,细听却是蹙眉,连忙唤了过来。

“你这是读了什么书?什么一朝重入帝王宫,遗枝拨尽根犹在?这等谶歌,妄谈气数,预算天命,实是可杀,你是太子,应该尽数废弃才是。”

“是,父皇……”太子神色有些黯淡,却还是问着:“那父皇,你不信天数么?”

“天数有,我父太祖高皇帝,就承受天命,提三尺剑横扫天下,建立我大郑,但是天数在天,岂能由人尽窥,这等不经不臣之书,你不可再读。”

皇帝见着太子低首,又着:“并且我大郑开国,如日东升,捐赋不重,生业滋繁,无论向哪方向迈步,都是上坡路,你我父子,只要持着小心翼翼之心,敬天法祖,勤政爱民,又有啥担心呢?”

“皇上此真是高论,微臣佩服。”这时,却有人插话,一看却是个道人,自雨丝而来,足踏高齿木屐,大袖飘飘,步履从容,真有飘然出尘之姿。

恍惚间就问:“怀慧,你怎么来了,还穿着道服?”

怀慧道人就笑着:“陛下,您忘记了,我在为你炼丹,陛下虽继承大统,却天不假年,这如何能励精图治,创大郑盛世呢?”

“故陛下有诏,臣也当尽心尽力。”

皇帝若有所思,似乎记起来了,大郑立国,桐山观扶龙庭,怀慧带七个师兄弟前来,结果七人全部战死,可谓牺牲惨重,当下叹着:“你一片忠心,我是记得。”

恍惚之间,阳光洒进内殿,自己和怀慧对坐,怀慧这就奉上了一颗丹药,嫣红似血。

皇帝咳嗽了几声,仔细端详:“这丹,真的能应验?”

“皇上,臣之丹是否有效,您该最清楚才对。”怀慧笑着说着。

是啊,正是因太清楚了,知道这道人的力量,知道桐山观的力量,所以才又是信重,又是忌禅,不知自己该期盼着是真,还是假。

是真,那自己的身体就能尽快好起来,寿命能延长,才能励精图治,创前所未有之盛世。

自己真的不甘心,好不容易争到了太子,又在父皇死后继位,却只有一二年寿命。

“不满三年就崩,不就是少帝么?”

所谓的少帝有三种意思,一是新登基的年轻皇帝,二是“天子见黜者,谓之少帝”,第三就是登基不满三年者。

“可此人能改朕之命,何命不可改,若是有效,此人怕是不能留了。”

才寻思着,怀慧说着:“皇上,请用药。”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收藏
推荐
章节目录